新冠肺炎疫情是我国数字化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

中国信通院CAICT · 2/15/2020, 12:10:08 PM分享


“新冠肺炎”疫情突发性高、传染性强、扩散性广、风险性高,防控工作任务艰巨、时间紧迫、形势严峻。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这次疫情是对我国治理体系和能力的一次大考。疫情防控既是对治理的重大挑战,也是优化治理体系、提升治理能力的重要契机。

当前,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加速渗透到经济社会各领域各环节,对国家治理产生了重大影响。充分利用数字技术提升治理能力,推动制度优势更好地转化为治理效能,是我们坚决打赢疫情狙击战的必胜之道。

一、疫情对我国治理能力提出严峻考验

“新冠肺炎”疫情是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大考的出卷人,在此次分秒必争的大考中,总书记强调我们要同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这就亟需答好我们所面临的一道道治理能力难题。

一是风险研判能力。本次“新冠肺炎”病毒具有极强的传染性,疫情发生时机正处春节,全国范围内的人口大规模迁徙,进一步加速了病毒传播。病毒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过程,也是整个疫情风险急剧扩散的过程。这就要求我们既要加快风险研判的速度,又要提升风险研判的科学性、准确性。

二是协同调度能力。防控工作牵涉面广,从城市到农村,从南到北,从老人到小孩,所有的人都无法置身事外。应急管理工作需要加快形成跨部门、跨行业的联防联控机制,高效调动医疗、交通、财政等各方资源,对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的资源协调和高效协同提出了更高要求。

三是监督执纪能力。对于疫情防控而言,信息、信任、信心至关重要,而信息是信任与信心的前提与基础。只有依靠“新冠肺炎”疫情的充分信息,才能做出科学的防控决策。而疫情防控的关键困难之一,就在于如何减少上下级之间、中央与地方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并在此基础上开展监督执纪。同时,慈善事业的监督、慈善资源的合理配备等成为公众关注焦点。

四是公共服务能力。基本公共服务的供给是社会正常有序运行的必要条件。“新冠肺炎”的强传染性要求防控工作尽最大可能通过远程服务减少人员聚集,同时也要保证服务质量不减、范围不限、流程可靠。智慧城市、电子政务等建设已在不少地区开展,在疫情防控时刻能否真正派上用场仍需实践检验。

二、数字技术在疫情防控中大有可为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 这次疫情发生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统一领导,充分发挥我们的制度优势,全面动员、全面部署,各方面共同努力、共同奋战,疫情防控工作正有力开展。疫情防控也离不开科技支撑,数字化治理是我们应对这些新形势高要求的有效途径之一。5G、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数字技术及其应用作为战“疫”武器,提升了数字化治理能力,在此次抗击疫情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一)数字技术支撑风险研判

数字技术及其应用有助于尽快查明传染源和传播途径,密切跟踪感染者及其影响,加快病毒溯源、传播机理研究,及时完善防控策略和措施。

大数据技术可用于实时监测分析疫情动态,如跟踪疫情爆发后高风险人群的区域分布、迁徙流向等,提高防控效果。工信部成立疫情防控大数据专家组,运用大数据有效支撑服务疫情联防联控、精准施策。另外,还有一些“确诊患者相同行程”查询工具上线,通过整理公开的确诊患者出行信息,根据出行日期、班次等信息进行大数据匹配,方便公众自行查询甄别是否曾和确诊者同行,并自主开展居家隔离、降低病毒扩散风险。

人工智能技术可用于精准检测病毒变异情况,助力病毒疫苗和药物研发等科研攻关,辅助病情快速检测、智能诊治,提高疫情防控效率。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通过人工智能实现了对疑似病例病毒样本的自动化全基因组检测分析,将原来数小时的疑似病例基因分析缩短至半小时,还有效防止了因病毒变异引发的漏检。

(二)数字技术优化协同调度

数字技术及其应用在疫情防控物资调配、市场供应、卫生防疫、应急救援等方面,有力支撑了各类资源的统筹、储备、生产、调度、协调和使用,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满足危机应对和治理需求。

我国物流、快递的高效运营能力和遍布大街小巷的渗透力,成为疫情期间老百姓可依赖的生活保障和物资救援可依靠的配送平台。无人机的应用也大大降低了人员调度成本和病毒感染风险。例如,医疗无人机可通过配备红外线热成像镜头在居民楼外实现对窗边住户的体温测量,植保无人机可进行消毒液喷洒来减少公共环境的感染几率。

工信部通过疫情防控国家重点医疗物资保障调度平台的建设投用,优化调度、全力保障防控物资的生产供应。基础电信企业依托工业互联网平台,提供“物资供需对接”服务,助力医疗物资需求部门与供应方之间更加精准高效的对接;还通过“远程设备管控”服务,开展设备网络化、智能化的远程管控,从而实现对施工生产的精准调配。

(三)数字技术强化监督执纪

数字技术及其应用在疫情防控的主体责任、主管责任、监管责任落实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例如,通过区块链技术打造透明、公正、公开的慈善体系,详细记录捐赠人、受赠人等相关信息,接收各界监督,可为抗击疫情的公益捐赠、社会救助机制顺利运转提供保障。

国务院办公厅通过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面向社会征集有关地方和部门在疫情防控工作中责任落实不到位等问题线索以及改进的意见建议,充分发挥了广大群众的监督作用。再如,基于5G网络和天翼云平台,央视与中国电信合作上线了“疫情24小时”,并对武汉版“小汤山医院”的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建设进行全程高清直播,得到数以亿计网友的共同见证,被称为史上最强的“云监工”。

(四)数字技术赋能公共服务

数字技术及其应用在保障此次疫情防控期间的科普宣传、远程医疗、在线教育、移动办公等人们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上更是大显身手。

我国通过各类信息发布平台和社交网络,及时准确地通报疫情防控相关情况,加大对健康理念和传染病防控等的宣传教育,增强针对性和专业性。例如,央视每天实时播报疫情信息,连线疫情防控一线人员,回应群众关切;国家卫生健康委出品的五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一经印发很快就在微博、微信中被人们广泛阅读和转发共享;江西宜春等多地出动无人机深入社区广播防疫知识,通过配备的喊话器提醒民众做好防护措施;广东、上海、江苏、浙江等省市开通疫情防控服务平台,提供在线预约申领口罩等服务。

此次抗击疫情,多家互联网平台联动全国专家医生提供线上咨询和问诊、健康科普和心理辅导等服务,各医院的远程会诊服务有力支撑异地专家会诊和患者家属探视,减少出门就医风险。各地推迟到校到岗时间,但“离校不离教、停课不停学,停工不停产”。许多学校都通过网络平台开展在线教学,线上教育机构也推出各类在线辅导服务;在家办公成为主流,企业微信、钉钉等远程协同软件助力视频会议高清化、远程办公移动化,随时随地工作照进了现实,我们提前迈入规模化移动办公的试行阶段。

三、进一步提升数字化治理能力的思考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我们需要不断总结治理经验、反思短板与不足,提升数字化治理能力。这不仅对疫情防控意义重大,也有利于推动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

第一,数字化治理需要不断拓展应用空间。数字技术应不断深化应用,解决疫情防控的难点痛点,满足特殊要求。例如,探索利用机器人实现智能杀菌、发热初筛、隔离病房查房、药物配送等功能,通过智能传感检测技术实现对人体温度精准高效识别等功能。

第二,数字化治理需要突破“数字鸿沟”。疫情防控中,数字技术的身影无处不在,但如何打通应用的“最后一公里”仍需不断探索。例如,广大农村地区的疫情信息宣传,主要还是依靠传统的有线广播。数字化治理亟待不断下沉至广大农村,让农民享受到数字技术福利。

第三,数字化治理需要发挥政企协同的力量。企业具备强大的技术与人才优势,对数字技术的应用场景有许多创新思考。因此,政府应加强与企业的协同,不断拓展数字技术在治理中的应用,提高治理效率,提升治理效能。事实上,治理的重要内涵之一,正是充分发挥政府以外主体的作用。

第四,数字化治理需要治理体系的保障。数字化治理从治理能力的维度,强调的是数字技术对治理的优化。但数字技术真正发挥作用,离不开治理体系的支撑与保障。从疫情防控实践来看,全国不同省份、地市之间差异很大。换言之,数字技术只是治理工具,能否真正发挥工具对治理现代化的促进作用,很大程度取决于治理主体的能力高低。

声明:蜂鸟财经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内容仅供读者参考。若存在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