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副社长:众多公链的潜在头号对手竟然是互联网巨头的BaaS平台?

孙副社长 · 3/16/2019, 12:05:11 PM分享

在上一篇文章《公链之年是技术极客之争还是庄家拉盘大赛?》、也就是《公链三部曲III》的第1部分当中,笔者曾经提到:目前的底层公链是一个价值评判体系异常混乱的领域,外界对项目好坏的评价通常并不是通过可用性如何,而是市值管理做的怎么样。然而,就在公有链行业的从业者和投资者们在把这个科技行业当做金融圈来狂欢的时候,很少有人意识到,另外一股不为人知的势力正在币圈媒体视线之外低调地前进当中,那就是向来有着“只做不说憋大招”传统科技金融巨头。在今天的《公链三部曲III》第2部分当中,笔者就将与大家一起来看一下这个众多公链的最大对手。

众所周知,由于政策的原因,目前全球主要的大企业是不被鼓励发展公有链——也就是“有币区块链”的。对于这一点,业界颇有争议。而关于公有链和联盟链的对比,网上亦有诸多资料,这里不再赘述。不过,一个有趣的细节是,当我们翻开这些大型企业的区块链白皮书时,却发现他们很少会将自己的产品以“联盟链”、或是“无币区块链”的方式对外公布,比如说我们就很少听说什么“腾讯链”、“阿里链”,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很多朋友此前从没听过的词语:BaaS。例如腾讯的TBaaS、以及阿里云BaaS等。

大型企业BaaS产品的密集推出,让很多憋了一股劲的吃瓜群众们有种一拳打到空气的感觉:本来准备好好批斗一下你们这些大中型企业的联盟链的,结果你们的产品却是……BaaS?这下就蒙圈了,我们只知道怎么对比公有链和联盟链,然而你却抛出来一个BaaS,这让可要从哪个角度来进行比较啊?

图:大型科技企业的区块链服务,通常都是以BAAS的方式来提供的

cbFTtuWUPGHFpeQTnX0lDrxwT753n9AE9fZHrQDH.png

我们还是从头开始梳理。相信很多读者都有这样的感受:当他们乍一看到“BaaS”这个词的时候,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说熟悉,是他们对“aaS”这几个字母似曾相识,而陌生,是对“aaS”前面那个“B”从未见过。那么,他们之前究竟是在哪见到“aaS”的呢?你猜对了,是在云计算领域——在前几年云计算技术及其概念股火热之时,有三个英文缩写曾经席卷了整个科技领域及金融市场,这就是IaaS、PaaS和SaaS,也就是“基础设施即服务”、“平台即服务”、以及“软件即服务”。尽管很多朋友对这三个概念都已经有所了解,不过在这里,笔者还是要带领大家复习一下它们,因为这对于我们今天所要深入挖掘的“BaaS”有着很重要的作用。

首先,IaaS(基础设施及服务)主要是指云服务商提供硬件层面的支持,例如虚拟机和其他资源(如网络带宽、防火墙、负载均衡器、IP地址、虚拟局域网)等底层基础设施,不过不覆盖软件层面,也就是说,用户购买 IaaS 产品后必须自己完成环境配备和应用程序开发,一般商业客户很难直接使用,主要针对IT大企业及部分有实力的开发者。

其次,PaaS(平台及服务)则指的是云服务商提供底层软件层面的支持,例如操作系统、编程语言执行环境、数据库、Web服务器等底层软件技术,以便于程序员专注于应用程序开发,它主要的面向对象是程序开发者。

最后,SaaS(软件即服务)指的是云服务商提供可以直接使用的应用软件,包括电子邮件、虚拟桌面、统一通信、在线游戏等,它主要的面向对象是普通的企业或个人。

不难看出,IaaS、PaaS和SaaS的结合,实际上是以“灵活性-便捷性”这条二元一维轴为纬度,对云平台进行的一个分类:例如IaaS的灵活性最强、但便捷性很弱,SaaS便捷性最强、但灵活性很弱,PaaS则介于两者之间,尽管后来业内还出现了“CaaS”和“FaaS”【注】,但依然是没有摆脱“灵活性-便捷性”这条轴的思维框架。

图:从IAAS再到SAAS,目前云服务的分类就像是披萨制作的方式一样

SHfi8sTTzFa2Q9Gm8oO5cwlKryRtZjcQY1whoVcw.jpeg

【注】1、CAAS:Container as a Service的缩写,指的是“容器服务平台”。

2、FAAS:Function as a Service的缩写,指的是“函数服务平台”。

那么,前文所提到的、大中型企业所专注的BaaS(区块链即服务、Blockchain as a Service),在这其中又属于哪一环呢?一般认为,它与SaaS的概念比较类似,因此也同属一个级别,或者也可以认为,BaaS是SaaS的一个分支。其所面对的主要用户,也和SaaS一样,是普通的企业或个人。而众所周知,我们所熟悉的底层公链,它们的主要面向人群是开发者。从这点来看,底层公链尽管也提供了一些软件层面的基础支持,但相比之下,其与PaaS更为接近,或者用某些业内报告的话语体系来说,底层公链更像是BTaaS(Blockchain Technology as a Service),也就是为开发者提供底层软硬件支持的“区块链技术服务”。

由此可见,很多投资者和从业者在乍一看到互联网巨头的BaaS产品时感到蒙圈、难以将其与众多初创公司的底层公链进行对比,是有理由的。因为在他们所浸淫的舆论环境里,区块链之间的比较经常是会发生在横向的层面上、也就是在“有币区块链”和“无币区块链”之间,然而中心化巨头们的BaaS已经超出了这个层面,直接从底层公链所处的PaaS跨越到了SaaS,也就是说,当人们想要将大公司的BaaS与小公司的底层公链进行比较时,不仅要在横向上进行公有链和联盟链的对比,还要在纵向上进行SaaS和PaaS的对比,这可以说是完全超出了这些观察者此前的认知边界,因此他们一时间感到无从下手,也就不奇怪了。

图:公有链与BAAS的对比一时间让很多观察者乱了阵脚

Ev80TSkzLZDmNpDlDr8lTlYV2SbvaHkf5yJqUmz6.png

那么,处于SaaS层级的BaaS,和处于PaaS层级的底层公链(BTaaS)相比,究竟孰优孰劣呢?对于这个问题,正如我们上面在“灵活性-便捷性”一轴中所展示的,底层公链的灵活性更强,可以满足更多个性化的需求,但其主要针对Dapp的开发者,使用的便捷性较弱;而BaaS已经把很多代码函数事先封装在了模块中,只要通过API和SDK等接口连接,便可以即插即用,更适用于想要搭建个性化应用的企业和个人,便捷性有余而灵活性不足。也就是说,在传统中心化互联网的世界里,这两者都处于“灵活性-便捷性”这条轴上,各有千秋,很难分一个绝对化的高下。

但是,在区块链的世界里,情况也会是这样的吗?

相信很多朋友都会有这样的感觉,那就是最近关于底层公链和联盟链的报道和追踪突然多了起来,鉴于很多媒体都是报道“有币区块链”出身,因此对身为“无币区块链”的联盟链常会多有微词,尽管不会明面点破,但也会用中文特有的春秋笔法来玩一个含沙射影。这其中的一个黑点,就是联盟链的合作伙伴相对比较少。不过,从现实情况来看,虽然联盟链看上去的“官宣合作伙伴”数量确实不多,但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其相对低调,且无需在交易所的要求下定期发布周报的原因。事实上,如果“合作伙伴”指的是直接接入区块链的企业单位的话,那么联盟链的合作伙伴实际上是要比底层公有链要多的。这样一来,便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为什么对于企业来说,他们似乎是更加愿意接入到联盟链、而非被业内人士更加看好的底层公有链当中?

毫无疑问,在很多企业客户看来,区块链产品开发者过去的经历,是企业方面能否相信他们的一个重要条件。目前绝大部分的联盟链开发者都是互联网大厂或是金融大企业,他们在过去已经有开发出较为成熟产品的经验,所以更能得到客户的信任。反观底层公链领域,大部分团队之前有开发出过什么风靡的产品吗?众所周知,答案是No。事实上,很多“明星底层公链”所谓的成绩,只有在数字货币市场上进行市值管理,把币价拉升千百倍。这显然是无法拿到台面上来展现的,至于在区块链行业获得的各种奖项,实际上也没有太大的说服力,在笔者所接触到的实体经济从业者中,很多人认为这些所谓的奖项只不过是区块链领域自颁自领的行业自嗨而已,换言之,这些荣誉得到的更多是乙方行业内部的认可,而不是甲方客户们的认可。

然而,从笔者个人的角度来看,虽然互联网大厂对初创公司在公信力上的碾压,足以弥补联盟链相对公有链的劣势(币圈从业者视角),但这当中其实还有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对于企业来说,他们可以直接接入处于SaaS层的BaaS,从而快速地布置自己的区块链应用,反观底层公链的BTaaS,他们处于PaaS层,跟终端的企业和个人之间还隔着一个Dapp的开发者。也就是说:用户可以直接使用联盟链的BaaS,但却还要花钱雇程序员才能享受到公有链的服务。那这就涉及到了一个问题——用户现在究竟有没有动力,去花钱雇人在底层公链上开发区块链应用?毕竟,这可是促使底层公链能与BaaS重回同一起跑线的必要手段。

图:对于用户来说,他们往往直接就能调用BAAS的功能,但却需要开发团队的帮助才能享受到底层公链的服务

QpzPM3buJkHD842ALPw45WVs0mfV07qrdLBjciWr.png

答案可能会让很多业内人士心头一寒:几乎没有。

作为区块链的从业者,我们现在一定要搞清一件事情:这个行业目前所面临的情况是——不是身处甲方的实体企业对乙方的区块链技术跃跃欲试,而是乙方在上赶着恳求甲方使用自己的去中心化应用,毕竟在技术一侧,在面临很多新技术和新产品的时候,企业通常是会抱有比较保守和谨慎的态度的,尤其对在2018年声名败坏的区块链技术更是如此,现在很多知名企业,听到“区块链”三字简直是唯恐躲之不及,生怕被媒体扣上割韭菜的帽子。而在场景一侧,很多时候用户其实并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直到他们接触到了某款产品,并对其抱持有良好印象之后,对应用场景的想象力和需求才会喷涌而出。就像移动互联网一样:在传统互联网时代,谁都没觉得一个手机能有多大的用途,然而在人们接触了智能机、以及最初的几款高体验应用之后,针对各行各业的APP瞬间如雨后春笋般开始爆发,拦都拦不住。

从这点来看,在行业发展还处于非常早期的这个阶段,区块链企业实际上是不适合把自己的产品太“个性化”的,毕竟用户现在都没搞明白这个技术现在能干嘛,你再去跟人家天马行空地玩,未免不太合适。比较合理的步骤应该是:先通过便捷性比较高的SaaS服务,让用户较快地熟悉Dapp的功能,在他们对区块链的各种应用产生需求后,然后再吸引各行各业的技术服务商来自己的PaaS平台上来开发相应的Dapp。毕竟,哪怕是在商场搞促销,你也得先给消费者一个试吃的过程,然后人家才愿意掏腰包去买你其他的商品不是?

分析到这一步,底层公链所面临的风险已经十分明显——他们是在用看得见摸得着的真金白银,去赌一个非常虚无缥缈的未来,其所付出的时间与金钱成本极高,能够获得的收益却很难覆盖这些费用——毕竟谁也不知道,用户会不会对区块链应用产生需求,即便是产生了需求,又会不会选择他们这条底层公链上开发应用。反观互联网大厂,他们工作的投入产出比尽管未必有多么亮眼,但绝对要比初创公司的底层公链风险更低,因为他们的BaaS布局是在已经构建好的联盟链上进行搭建的,比如说腾讯的TBaaS就是基于Fabric的服务平台,这件事情的投入成本远比从头开始搭建底层公链更低,但可以接触到的终端客户资源却要更多,这样一来,当某一天客户想要定制个性化的区块链应用时,他们首先想到的技术供应商,也必然会是这些与他们走得更近、且名声也更大的互联网巨头,尽管后者给出的解决方案很可能也不过就是把底层公链的代码大段的引用过来,正如最近蚂蚁区块链被曝出的剽窃新闻一样,毕竟我们不要忘了:现在这些看上去光鲜靓丽的科技巨头们,在互联网行业早期起家时,都是以一种什么样的造型上位的。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目前众多的区块链企业未来将会面临着一个什么样的命运呢?它们还有翻身的可能吗?在《公链三部曲III》的下一篇文章、也就是最后的第3部分当中,笔者将会给大家介绍一个备选的答案。

声明:蜂鸟财经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内容仅供读者参考。若存在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推荐